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台胞园地 > 来稿选登

回 家

时间: 2017-09-25 14:32:45 作者:

  我叫周宝安,今年七十五岁,家庭和睦,子女孝顺,孙儿乖巧。除了身体不太理想外,真是事事如意,羡煞多少人!

  只是这么多年总有个心结,始终不能释怀。我的父亲周先进,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从台湾来到南京,并在南京安了家,生育我和弟弟二人。1945年抗战结束后,父亲准备带我们回老家台湾,遗憾的是,父亲突然得了重病,撒手人寰,那年我只有六岁,弟弟三岁。我的爷爷得知情况后,决定亲自来南京接我们,只是当时时局不稳,兵荒马乱,爷爷未能如愿。从此,我们和家里失去了联系,一道浅浅的海峡切断了我们回家的路。

  渐渐地,我们在南京长大成人,读书、工作,但是故乡始终在我心中,我无数次地想象着爷爷奶奶的模样,默念着故乡的亲人。

 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两岸的交流多了起来,我萌生了寻找我爷爷的念头,多次托亲戚、朋友代为打听,可惜我所掌握的信息太少,所以得到的反馈总是让我一次次地失望。

  尽管希望是那么的渺茫,但我始终不愿放弃。直到去年,大儿子去台湾旅游,我又把任务交给了他,结果天遂人愿,居然让他找到了我爷爷和两个伯父的户籍材料。他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我,我一阵激动,问能否顺藤摸瓜,找到他们的地址。谁知台湾的警方为了保护居民的隐私,再也不肯多透露一点情况,线索又断了,无奈!

  这时,我想起向组织求助,在蔡会长、曹部长和黄部长的安排下,台联会和台湾有关组织联系,拜托他们寻找。一天、两天......等待的日子是难熬的,大半年过去了,台湾方面没有一点消息,我感觉到希望真的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
  峰回路转实在是一个太奇妙的词。4月初在一次惯例的家庭聚会快接近尾声时,突然响起电话铃声,儿子拿起手机一看,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:“台湾来的电话!”房间里霎时安静下来,我的心怦怦地跳,心想是好消息吗?按下免提键,我们屏住呼吸,听着儿子和对方的对话。这次是真的找到我的家人了!顿时,房间里一片欢腾,我已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,多年的心愿,在这一天成真了,我别无所求了!

  当时,我们决定让两个儿子立即动身打前站,了解些更多的台湾家里情况。在台湾的四天中,他们被浓浓的亲情包围着,除了感动,还是感动。尤其是我的大堂姐,已九十高龄,知道她的侄儿到了,特地从高雄坐火车赶到台北,血浓于水啊!她向孩子们回忆了不少关于我父亲和爷爷奶奶的情况,尤其是晚年时爷爷奶奶时时念叨他们在南京未能见面的两个孙子。在台湾的四天中孩子们及时给我们发回微信、照片,在电话里提到他们的太爷爷,曾几度梗咽,爷爷念孙儿心切,让我心痛!

  如今,我们已打点好行装,天天掰着手指数日子。一放暑假,我将带着我的全家出发!在那里,我的亲人们正敞开怀抱,等我回家!

  回去后,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祭拜爷爷奶奶,我要告诉他们,他们想念的孙儿回家了,以此告慰二老的在天之灵!

  首返故乡,此情悠悠......

  (周宝安)

  

 
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