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台胞园地 > 来稿选登

我的第二次台湾行

时间: 2017-09-25 14:33:54 作者:

  7月24日,正值南京酷暑难耐,我市定居台胞一行15人踏上了赴台之旅。这是南京市台联近两年组织的第五批台胞赴台探亲观光活动,也是时隔9年后我的第二次台湾行。

  一、享受直航的快乐

  清楚记得第一次赴台,是上午从南京飞到香港,然后在机场用快餐,换取赴台正本。待搭上华航班机抵达桃园机场,办妥繁琐的通关手续,出去时已是灯火斑斓,暮色黄昏。心中的感受是:一天在路上,什么都没做。其实我也明白,好多人返台还不止一天时间呢。那时没有南京到深圳的火车,大家一般是先乘火车到广州,住一夜,再换火车到深圳,从罗湖口岸通关进港……那种辛苦就不言而喻了。

  这次则截然不同,下午2:50搭上东航班机,不到2小时就到桃园机场。通关窗口有几十个,几乎不用排队,验证赴台通行证几秒钟,领取入台正本几秒钟,就OK了,十分方便。细想一下,不到半天功夫,从南京到台北,真是便利至极,即使在内地从一城市到另一城市,也不过如此。想到这里,一种感动涌出心头。

  在南京禄口机场候机厅的时候,一位小姐跟我打招呼。一看,略感面熟,原来是在南京做生意的台商简安仕小姐。其实我们只有一面之交,即在年初的元宵节两岸台胞同乐会上,她说是听到我的声音比较熟悉而认出的,真佩服她的耳力。原来她也是搭乘与我们一样的东航航班回台湾。得知我们此行过程、目的、费用以及前面几次取得的成功经验后,她询问她那边的员工或者熟人请我们市台联帮助组织赴台行不行,我说可以的。事后的8月底,简小姐就给我打电话寻求帮助,说省里出版界的4个朋友赴台公务团没能办好,而这4人必须于9月12日到达台北,13日有重要任务。半个月的时间,我抓紧时间与我们有关系的旅行社联系,经理答应试试看。经过努力,他们于9月11日顺利赴台北了。

  直航确实便利,方便了两岸同胞的往来。但还是略嫌不够。目前从南京直飞台湾的航点有3个,桃园机场、松山机场和台中机场,而作为台湾第二大的高雄小港机场却没有往来南京的航班,这令居住在高雄、台南、屏东等地的台湾居民很不方便。我想这个现实是存在的,但解决期不会遥远。只要两岸的有识之士注意到这个问题,加上逐渐高涨的民众呼声,一定会有直航的。毕竟台湾南部有好几个县市和众多的人口。

  二、加强亲情乡情的维系

  我们住在西门町饭店,饭店不大,据说日本人喜欢住这里。从饭店名字来看,可能是日本人取的。

  住下来后,一些人开始联系亲友,没有多久,各自的客人就陆陆续续来到饭店,看望我们这些来自南京的客人。王建华家来了很多人,林强家也有不少台湾朋友。我的表姐和男友也来了,房间几乎都没坐,就带着我出去逛街了。西门町是个领导潮流的地方,年轻人喜欢逛这里。我们进了一家冷饮店。我吃了一碗芒果刨冰,味道非常好。我说自己是第一次吃,表姐说她们是从小吃这个长大的。表姐还说上次重庆的表妹来时,请她吃了火锅,我笑着说,台湾的火锅绝对比不上重庆的。环岛返回时,我们住三重市,两个表姐再次来饭店看望我,畅叙到夜半,难舍难分……

  车子驶往台中的路上,我就想着两户人,大甲镇的林清标老会长和市区的林西文先生。他们的子女现在都在台湾,年纪跟我相仿。打了2个电话,林柬夫妇住在大甲镇,孩子严林珊在市区的一家餐厅上班,还未下班。林海在大雅路开了家具店,听说我来了很高兴,立即驱车到饭店。他只认得林强、李闽,可他俩出门逛街去了,很是遗憾。我和林海来到一家烧烤店坐下,严林珊后赶到,虽然他们同在台中市,可是之前都没联系,这次正好认得了。三人边吃边喝边聊。

  第三天到达嘉义,我对李顺兴的儿子李闽说,你们老家不是在这儿嘛,怎么不跟亲人联系去见面?李闽说,平时都是大伯、爸爸跟他们联系的,自己和他们少有联系,也不想惊动他们。由此我的心中掠过一丝悲凉,一代亲,二代凉,三代不来往。虽然我们的故乡在台湾,但是走动还显太少,亲情、乡亲自然在减退。在花莲的那天晚上,李闽兴奋地告诉我,说他爸爸跟亲友联系上了,并马上来饭店看望,还带了很多特色食品。食品太多,李闽分给我两盒曾记麻薯,当我品尝那美味的时候,心里暗暗为居散两地亲人的谋面祈祷、叫好,期望李闽这代人传承起上辈人爱家爱乡的思想。

  让我更感到痛心的事情是在台北。那天拨通了刘权老先生家里的电话,一听是个少年的声音,那是他女儿刘景华的儿子,出生在高淳,很小时候我见过。一问,刘老先生,刘景华,小张(刘老的女婿)都不在。我要刘老的手机号,还说自己是从南京来的,孩子楞了半天,始终没有告诉我。我佩服孩子的警惕性。第二天再打电话,还是没跟刘老通上话。在三重市,我想到一位老台胞林明,他去世至今快三年了。在南京的许多老台胞时常问起林明的情况,多数人不知他已经过世。他有好几个儿女,都回台湾定居了,手上没有这些子女的电话,也无法联系。如果时间充裕,做好功课,我真想去墓地祭拜一下,寄托一个对台工作者、一个晚辈对林明先生的敬仰和哀思。留点遗憾,期待下次!

  三、“三代民族英雄,百年台湾世家”

  我的外公许地山是雾峰林家林朝栋的女婿。

  2011年底,我和母亲许燕吉到酒店看望了林朝栋重孙林光辉,并畅叙良久。林光辉的爷爷是林祖密,一位富商,一位反击倭寇的民族英雄。他开设糖厂,铺设轨道,对促进雾峰地方的交通和产业发展,居功至伟。昔日雾峰乡境内的土地,几乎都属林家所有,显见雾峰林家当时产业之大。他见日本人凌虐同胞,曾对人说:“大汉民族岂能受倭寇之辱!”

  林祖密的父亲林朝栋,台湾栋军主帅,曾参与清法战争,协助刘铭传在台办理新政,甲午战争后支持筹组台湾民主国。1884年法军以其海上优势,占领澎湖、基隆,封锁台湾海峡。林朝栋受征召北上助战,率领五百乡勇镇守大武崙炮台有功,被奖叙道员优先补用。许地山的父亲许南英镇守台南,许南英与林朝栋是朋友,一次谈话说起儿女婚事,林朝栋推出一个女儿林月森,即林祖密之妹。许南英有五子,老大已成婚,把另四子照片给了林月森。林月森选中其中的老四,即许地山。就在将要结婚时候,许南英客死南洋苏门答腊。许地山和林月森婚后育有一女许棥新,即许燕吉的同父异母的姐姐,已经95高龄,现居武汉。

  雾峰林家自1746年起渡海来台,从拓荒的农家小户,成为集政、军、农、商于一身的显赫家族;从习武护身的地主武装,成长为带兵打仗的军事将领;从崇尚武质的乡绅,到读书入仕文质士绅;从平定动乱起义军,到反抗外族入侵。台湾历史上家族发展的典型代表。光复以后,林家人对社会的影响力也不曾减少。9.21地震时,雾峰林家这栋由1858年开始兴建,经历各代子孙增修,逐步发展为全台湾最完整、最庞大、最精致的建筑群,一夕消失。林家精神象征的家宅全毁,一如雾峰林家在各朝各代历经的磨折与苦难再现,这也唤醒林家人血液中不屈不挠的意志力。励精图治10年重建,这栋古迹得以重生。

  林光辉在雾峰家里接待过江苏的不少台胞领导和专职干部,如蔡宪沙会长,曹茂德部长等。他和黄山副会长已成为老朋友了。到达台中后,我跟光辉兄通了电话,但他人在台北,于是我们行程就取消了雾峰。

  车子驶离台中不久就看到雾峰的指示牌,那里树木茂盛,良田方正,水天一色,煞是好看!我期望下次回台专访雾峰。用马英九为雾峰林家的题词作为本章节结束语:“三代民族英雄,百年台湾世家”

  (魏忠科)

 
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